马化腾2238825618。
产些小文,摸点小鱼。
长期自嗨状态,看心情出没。

【贾正】🍑味汽水

  他最近喝水蜜桃味汽水有些频繁。

  从练习室边沿着老旧的木扶手楼梯下去,绕过南韩三四个七拐八拐的街口,就是他惯常买东西的那台自动贩卖机。从上往下数第三排第二个是他的新欢水蜜桃味汽水,瓶子花花绿绿又粉粉嫩嫩,上面印了两个近乎夸张的大桃子,波普风格。

  朱正廷发现了他的喜好,佯装愠怒的敲敲他的脑袋。“小孩子喝太多碳酸饮料会长不高的。”大他六岁的哥哥总爱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姿态教诲。他瘪瘪嘴,没有答话,拧开拉环一股脑儿把水蜜桃味的汽水灌下去,入口甜得近乎有些黏腻。

  南韩四月的雨季,风里裹挟着丰沛的水汽。又潮...

 

【野尘】慷慨唱年少

翻到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以前的一篇野尘的片段.....互换身份操作,无意义复健,有没有后续随缘吧(NO!

南淮城的夏天闷燥得令人气短,碾磨掉骨子里的峭拔,酥麻的吐出来软绵绵一口气。吕归尘最爱的就是夏天里南淮的爱晴楼,檐角的风铃晃晃荡荡。巍巍楼台上连风都是暖的,把他的小褂吹起个角儿。他抬起一只手挡住阳光,几缕却还是不安分的射下来,给他睫毛略略勾了道金边。吕归尘打小就长在这座过分富丽的城里,却天生一副疏淡的骨子。明明该是个金银玉石堆里泡大的骄纵小少爷,却端端比谁都谦虚达理,怀了叫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礼貌,温顺又疏离。

  疏离是他后妈给他的评价——“养不熟的小崽子”。看起来对谁都...

 

【聂瑶】 聂大、蓝二和金三

哦我的越!可以说是slay魔道全场傻白甜小朋友了!你的脱北者呜呜呜!😭😖

ollllllllo:

角色死亡


脱北者金光瑶



--------------------------------------------------------------------



  我哥,别人嘴里喊的聂大,他是个专给人杀狗的屠户。他杀生供我读书。我是人家叫的聂二,成绩不好,常年留级,一问三不知。



  我哥他们年轻的时候,流行拜把子排兄弟行列,于是就有了蓝二。蓝二在他家大业大的族里估摸着...

 

海客谈瀛洲。

()搞搞浪漫主义风格,想在浮夸与堆砌词藻(非常堆砌了)中流露出一种虚无的意味,也正是“海客谈瀛洲”这个标题带给我的感觉了,很虚浮缥缈的,可望而不可即的理想。光绪那段历史,给人最真切的感觉就是这样一种meaningless



  这里在历史上被称作瀛台。
  有记载的,像海上缥缈的仙岛。三面环一水,其中再绰约拔高几座亭台楼阁,檐角向上轻浮的吊起。描了九十九对蟠螭纹的砖交错铺排,上面的是煌煌然挑高的殿顶上垂下烟般轻薄的金纱,而透过那烟啊雾啊舞着的九十九层金纱,甚至还能看到九十九根两人合抱宽巍巍然撑起大殿的金丝楠木柱上,被虫蛀的针眼大小的洞。这些柱子

 

敝世兄

(我流乡村爱情男男插piyan小说(?


  我的世兄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物。

  虽以“世兄”称之,却其实也与所谓大的宗族攀不上什么边。我与他两家祖祖辈辈俱是实打实的庄稼人,年复一年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世兄他家什么祖辈好像还出过个光耀我们乡的角色,举人登科,是乡里书塾先生来去念叨的人物。而我想所谓的“世交”,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攀上的——乡里的人惯有的通病吧,总爱极了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派头与规矩。宗文束缚是我们这里的无上教条,对于这些受有限教育,迟钝而木樗的人来说,证明其人生价值的唯一途径就是一辈子按照什么过活,并无比自豪的昭示:看吧!我没有越界!...

 

侠客某

(玩玩文言翻译腔,想在描写极端平实质朴的情况下通过动作啊语言啊精当简要的营造出我想要的意境,但好难哎


  A某起于微寒,小时候家境不好,他的父亲早逝,只有一个母亲和一个姊姊,所以他自幼便开始操持家事。A喜欢读书,经常奔走于邻里之间,借书来看,进行广泛的阅读,培养高雅的志趣。他的邻居经常说:“这个小子有广博的眼界和远大的志向,将来必不会囿于我们这些乡下人之间啊!”

  A某后来武学遂有所成,有人说他偶然撞上什么造化,也有人说这是他多年苦练的成果。反正无论怎样,A某是在江浙一带打拼出一定的名声了。他惯穿一身白衣,带着斗笠,打扮与寻常市井闲人无异。江...

 

沁阳一夜

first time献给风炎,无脑短平快,仔细想想他们在沁阳宗贷特贸会那可能会见上一面,一起喝顿酒啥dei…男人的友谊,妙啊!


“鸟。”

当来客掀起帘子的时候,坐在这间酒肆的人头也没有抬,没头没尾的说了这样这样一句话。他依旧在自斟自饮,膝上一杆乌金色的长枪。

“不要这么叫我。”来客掀开风帽,皱了皱眉。“叫这个字眼,总会让我想到一些不好的…怎么,公山先生还没有来吗?“

“你来的好,大鸟,来,我们吃酒。”姬扬并没有直接理会他的问题。“公副使不会喝酒,没意思的很。我是来保护他的,可你看,人家秘术大家,哪用得我保护?”他面前早已摆开架势,俩大壶淮南春,俩大海碗。其中一碗已经空了...

 
2017/9/24    

【野尘】又是莲蓬

  他躺在舟上。

  大片大片的云结成阴影依次笼过他的脸,显得晦明而不定。只有那双黑白分明的瞳子睁的大大的,清晰的投射出蓝的天白的云,空中鸟儿唳转的飞影,还有他身边撑舟的少年。

  那还是一张略带稚气的脸,有着大而乖的眼睛,浓密的睫毛,端静而清秀,却分明带着一丝拘谨。任谁都会感到紧张的吧,这样明目张胆的撑小船儿偷渡入东宫的御池中去,要干的还是偷莲子来吃这种这么不着调的事。更不要说兴致勃勃怂恿他来干这回事的人,此刻正气定神闲的躺在他身边看着云发着呆。

  姬野发起呆来显得有点凶,眼瞳死死的盯着某个地方,面无表情...

 

© 一曲惊弹少年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