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把灯拟作太阳

 “太阳太远了,否则我要埋在那里——”

  按说诗集应该是最不应该出现在像这样一艘宇宙飞船中的东西,它纤薄的白色封皮委实与机舱冷硬的金属气质不搭调,带着某种不合时宜的浪漫。就像“诗”也早已格格不入于这个冷硬的社会,格格不入于流水作业线,机械式点头哈腰的人工智能服务员与机体无数块屏幕衍射出的冷荧光。

  可他还是近乎古怪的爱着“诗”——龇起嘴,牙关向后咧,这就发出来了,“诗”,一个多美的音节。这本诗集来自于古早之前,地球上什么卧轨自杀的诗人。“诗人”——写诗的人,具有诗的气质的人,诗人:他对于“诗人”亦怀着一种古怪而莫知源头的敬意。他略路推敲...

 

关于疑似中古期建筑物群存留的考掘笔记

6月17日 23℃

今天温度适宜,我们的工作进展得很顺利。

我们从疑似中古期建筑物群存留的东北角挖出了部分生活用品,包括几件棉纺织品遗存。这表明遗址的主人(我先这么称呼)在六百多年前,就已经掌握了较为纯熟的棉纺织技术。我们将发现棉纺织品的区域定名为三号坑。


6月18日 25℃

遗址所在区域是海底①。我们推测这片遗址原先位于海边,后来被逐渐上涨的海水淹没,于是一直被埋藏在海底。

水下环境对于水底遗址的考掘要求很高,我们的科学技术现在已经足以解决这些问题。

该遗址出土了大量的文献史料,很惊讶这些史料居然仍保存完好。随队的语言学家正在帮我们进行文献史料...

 
2018/11/25    

WEST

一,

   “2018年5月19日,晴空万里”。

  我提起笔,在这个蓝色塑封的本子上写下第一行字。墨水随着我的手的震颤,在纸上晕染开毛毛糙糙的边。这个本子将成为我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工作笔记,负责记录我每天的工作进展。等到我写完这本本子,钢铁的长龙就会从我脚下站着的这块地方隆隆的驶过,列车上载着西欧的牛奶,中国的工艺制成品,中亚的油气与北欧的家具,奔腾向目的地。

  我随着工程团队来到了这里:吉尔吉斯斯坦,中亚的一个内陆国家。作为“一带一路战略”的新的部署,我们来这里为他们修筑铁路。

  今天我们驻...

 
2018/11/25    

【丞正】ADAM

*请自觉给我脑补特务勾里的银发🍊和戒烟里的小白花!

一、苹果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creature。

  那是一个泛着银白色光镍的美丽的无机质金属体,却雕琢有人的容颜:纤长的睫毛和峭拔的眉,近乎冷冽的唇,惨白的冰凉肌肤和惨白的银发,颈间系着的黑色choker仿佛要勒断惨白又修长的脖子。

  朱正廷好奇的上前打量,伸手去摸。空调房里的金属比他想象中还要冷几分。他轻轻啊了一声,端详了一下机器人的脸。冷峭又沉默。机器人在这个时候忽然睁开了眼睛——无机质的,冷冰冰的瞳仁。

  “朱先生,这就是你要拍广告的产品。”厂商谄媚的迎上来推介,“这是我司推...

 

【贾正】🍑味汽水

  他最近喝水蜜桃味汽水有些频繁。

  从练习室边沿着老旧的木扶手楼梯下去,绕过南韩三四个七拐八拐的街口,就是他惯常买东西的那台自动贩卖机。从上往下数第三排第二个是他的新欢水蜜桃味汽水,瓶子花花绿绿又粉粉嫩嫩,上面印了两个近乎夸张的大桃子,波普风格。

  朱正廷发现了他的喜好,佯装愠怒的敲敲他的脑袋。“小孩子喝太多碳酸饮料会长不高的。”大他六岁的哥哥总爱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姿态教诲。他瘪瘪嘴,没有答话,拧开拉环一股脑儿把水蜜桃味的汽水灌下去,入口甜得近乎有些黏腻。

  南韩四月的雨季,风里裹挟着丰沛的水汽。又潮...

 

【野尘】慷慨唱年少

翻到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以前的一篇野尘的片段.....互换身份操作,无意义复健,有没有后续随缘吧(NO!

南淮城的夏天闷燥得令人气短,碾磨掉骨子里的峭拔,酥麻的吐出来软绵绵一口气。吕归尘最爱的就是夏天里南淮的爱晴楼,檐角的风铃晃晃荡荡。巍巍楼台上连风都是暖的,把他的小褂吹起个角儿。他抬起一只手挡住阳光,几缕却还是不安分的射下来,给他睫毛略略勾了道金边。吕归尘打小就长在这座过分富丽的城里,却天生一副疏淡的骨子。明明该是个金银玉石堆里泡大的骄纵小少爷,却端端比谁都谦虚达理,怀了叫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礼貌,温顺又疏离。

  疏离是他后妈给他的评价——“养不熟的小崽子”。看起来对谁都...

 

【聂瑶】 聂大、蓝二和金三

哦我的越!可以说是slay魔道全场傻白甜小朋友了!你的脱北者呜呜呜!😭😖

ollllllllo:

角色死亡


脱北者金光瑶



--------------------------------------------------------------------



  我哥,别人嘴里喊的聂大,他是个专给人杀狗的屠户。他杀生供我读书。我是人家叫的聂二,成绩不好,常年留级,一问三不知。



  我哥他们年轻的时候,流行拜把子排兄弟行列,于是就有了蓝二。蓝二在他家大业大的族里估摸着...

 

海客谈瀛洲。

()搞搞浪漫主义风格,想在浮夸与堆砌词藻(非常堆砌了)中流露出一种虚无的意味,也正是“海客谈瀛洲”这个标题带给我的感觉了,很虚浮缥缈的,可望而不可即的理想。光绪那段历史,给人最真切的感觉就是这样一种meaningless



  这里在历史上被称作瀛台。
  有记载的,像海上缥缈的仙岛。三面环一水,其中再绰约拔高几座亭台楼阁,檐角向上轻浮的吊起。描了九十九对蟠螭纹的砖交错铺排,上面的是煌煌然挑高的殿顶上垂下烟般轻薄的金纱,而透过那烟啊雾啊舞着的九十九层金纱,甚至还能看到九十九根两人合抱宽巍巍然撑起大殿的金丝楠木柱上,被虫蛀的针眼大小的洞。这些柱子...

 

敝世兄

(我流乡村爱情男男插piyan小说(?


  我的世兄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物。

  虽以“世兄”称之,却其实也与所谓大的宗族攀不上什么边。我与他两家祖祖辈辈俱是实打实的庄稼人,年复一年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世兄他家什么祖辈好像还出过个光耀我们乡的角色,举人登科,是乡里书塾先生来去念叨的人物。而我想所谓的“世交”,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攀上的——乡里的人惯有的通病吧,总爱极了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派头与规矩。宗文束缚是我们这里的无上教条,对于这些受有限教育,迟钝而木樗的人来说,证明其人生价值的唯一途径就是一辈子按照什么过活,并无比自豪的昭示:看吧!我没有越界!...

 

侠客某

(玩玩文言翻译腔,想在描写极端平实质朴的情况下通过动作啊语言啊精当简要的营造出我想要的意境,但好难哎


  A某起于微寒,小时候家境不好,他的父亲早逝,只有一个母亲和一个姊姊,所以他自幼便开始操持家事。A喜欢读书,经常奔走于邻里之间,借书来看,进行广泛的阅读,培养高雅的志趣。他的邻居经常说:“这个小子有广博的眼界和远大的志向,将来必不会囿于我们这些乡下人之间啊!”

  A某后来武学遂有所成,有人说他偶然撞上什么造化,也有人说这是他多年苦练的成果。反正无论怎样,A某是在江浙一带打拼出一定的名声了。他惯穿一身白衣,带着斗笠,打扮与寻常市井闲人无异。江...

 

© 一曲惊弹少年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