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2238825618。
产些小文,摸点小鱼。
长期自嗨状态,看心情出没。

【野尘】又是莲蓬

  他躺在舟上。

  大片大片的云结成阴影依次笼过他的脸,显得晦明而不定。只有那双黑白分明的瞳子睁的大大的,清晰的投射出蓝的天白的云,空中鸟儿唳转的飞影,还有他身边撑舟的少年。

  那还是一张略带稚气的脸,有着大而乖的眼睛,浓密的睫毛,端静而清秀,却分明带着一丝拘谨。任谁都会感到紧张的吧,这样明目张胆的撑小船儿偷渡入东宫的御池中去,要干的还是偷莲子来吃这种这么不着调的事。更不要说兴致勃勃怂恿他来干这回事的人,此刻正气定神闲的躺在他身边看着云发着呆。

  姬野发起呆来显得有点凶,眼瞳死死的盯着某个地方,面无表情的。吕归尘有点后悔了,他其实还没有和姬野认识多少时间,但那毕竟是他来东陆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所以当穿着一身黑色禁军制服的姬野汗涔涔的的翻墙过来邀他去凤凰池摘莲子(自然没有用“偷”字)的时候,他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

  而其实姬野来找他的理由也是很简单的:他不记路。归鸿馆新来的尘少主这个时候就成为了最佳的选择了。他实在是不想和方起召一干人等再打上什么交道。况且这北陆来的小蛮子怪有趣,看起来木木樗樗的,丝毫不像那天演武场和他拼刀的蛮族武士,一身的腱子肉。

  姬野不说话,吕归尘就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话了,气氛于是就有一丝微妙的尴尬。几次他想找些什么话头,诸如“今天的天真蓝啊”,也期期艾艾的说不出口,只偶尔低头卷卷衣角儿。姬野一贯又是最不会读空气的,他想发呆,就认真的发着呆,倒不是对吕归尘有什么意见,只是喜欢一动不动的枕着胳膊望着天,偶尔才会眨动一下眼皮,像是光阴凝成的塑像。


  (很多年后青阳昭武公还是记得那个南淮花澜池上的下午,姬野黑色的眼睛和鬓边散落的碎发,以瘦削的下巴为明暗分界线。他记得他被阳光笼盖的那半张脸,睫毛的缝隙间清晰的滤过阳光。

  那天的天,还真是蓝啊。)

 

  “我想给羽然带一点儿。”姬野忽然说。

  “啊?”吕归尘有点懵,没有跟上姬野跳跃的思维。

  “就是……一个羽族的女孩儿。有机会带你认识一下。”

  “哦。”吕归尘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其实不太擅长和别人聊天,于是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你一身的汗,再揣着莲子,给女孩子吃,会不会不太好?”

  “有点道理。”

  姬野不再说话了,继续发呆,黑漆漆的眸子叫人看不出想法。在想他的莲子,还是想他的羽族女孩儿?吕归尘揣摩着,想想这样也了无生趣,于是也继续划他的船儿。


  (也是很多年后了,在沁阳的围城里,在弥漫着硝烟的战争,围剿与搏杀的间隙,他们偶会交换一个带着血腥气味的吻。吕归尘认真的问过姬野,那天在东宫,花澜池上,我划船,你一直看着天,在发呆,我那时就很好奇,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姬野也很认真的说,“我在想天很蓝云很白,莲花湖中,一个人划船一个人发呆,两个人一起在禁宫里偷莲子,这真的是一件很美妙的事,真的。”)

 

  宫殿院落里栽的莲花毕竟是观赏性的,所以莲子的个头也说不上太大,但“偷”这个动词给这项活动带来了莫大的刺激性,尤其是对于一直循礼守矩的尘少主来说。随手摘一个小莲蓬,抠出里边的莲子米儿,轻轻剥开浅绿色的表皮,露出像婴儿皮肤一样细嫩泛白的果实。丢到嘴里,舌尖上就是清香荡漾。这莲子太嫩了,没有成熟,远达不到市面上贩卖的标准。但也就是这样,才仿佛可以掐出水来,入口是难以想象的鲜甜。

  不一会儿,两个人的小舟上就堆满了莲子壳儿的残骸,于是撑船向碧荫更深处漫溯。一个下午的时光就这么消磨在了莲花湖水面悠长的晕影中,只有剥动和咀嚼的声音。没有说话,也没有功夫说话。姬野磕莲子的样子很可爱,吕归尘讶异于自己居然会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姬野,但确实是的:两个腮帮子鼓得圆圆的,眼睛还是瞪得老大,好像什么贪吃的小松鼠。

  天很蓝,云很白,齐船高的荷叶参差而立,间有小巧的莲蓬探出头来,有几株残荷将凋未凋,倔强的立在杆上。有风吹过池子,荡漾开大圈儿套着小圈儿的涟漪。对面还蹲着黑发黑眸的少年,他前不久还拎着长枪恶狠狠的与人打架,现在却安静的在这里吃莲蓬,用大大的黑眼睛盯着你。‘

  吕归尘忽然这么觉得,他就爱上磕莲蓬儿了。

 

(后来,真的是很后来了,人尽皆知青阳昭武公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爱吃莲子,于是专遣人千里迢迢赴南淮,采摘当季最鲜甜的莲蓬,经由佳人的纤纤玉手摘下,由最快的车马船只星夜赴往北陆,装在鎏金的盘子里贡上,这时莲蓬上还带有清晨刚采下来时候的露水。

  可是青阳昭武公却始终觉得,再也没有吃过当年南淮那样鲜美的莲子了。)

 

我流小清新,就是喜欢写这种半熟不熟的小甜甜啊!莲蓬这个梗太酷了!


评论(3)
热度(69)

© 一曲惊弹少年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