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2238825618。
产些小文,摸点小鱼。
长期自嗨状态,看心情出没。

【野尘】慷慨唱年少

翻到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以前的一篇野尘的片段.....互换身份操作,无意义复健,有没有后续随缘吧(NO!

南淮城的夏天闷燥得令人气短,碾磨掉骨子里的峭拔,酥麻的吐出来软绵绵一口气。吕归尘最爱的就是夏天里南淮的爱晴楼,檐角的风铃晃晃荡荡。巍巍楼台上连风都是暖的,把他的小褂吹起个角儿。他抬起一只手挡住阳光,几缕却还是不安分的射下来,给他睫毛略略勾了道金边。吕归尘打小就长在这座过分富丽的城里,却天生一副疏淡的骨子。明明该是个金银玉石堆里泡大的骄纵小少爷,却端端比谁都谦虚达理,怀了叫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礼貌,温顺又疏离。

  疏离是他后妈给他的评价——“养不熟的小崽子”。看起来对谁都有礼貌,从来不忤逆你的意思,可是要让他真正同你亲近,比谁都难。他惯爱窝在小院里假山后读书,或者去爱晴楼上漫无目的的吹笛子。坊间传言这位吕家五公子并非正妻所出,而是来源于吕老将军在天启和什么美艳的北陆公主一夜艳遇,难怪在吕家不受待见。可他似乎也见得不在乎别人的待见,披着绣金云纹的外披,挺着小身板攥着他碧玉的小笛子发呆,茶色的眸子空荡荡看不到底。

  “听说北陆来了小质子.......”这是最近坊间里最热的的谈资,对于“北陆”这个词,人们永远怀着莫大的热情,相传

 

  “我不需要。”最后那个少年开口,两瓣唇绞在了一起。他的眼睛黑亮得过分了,吕归尘被他看的有点发憷,直勾勾的到人的心里。听说就连北陆人也很少有纯黑的眸子,这种纯黑的眸子属于莽莽雪山里的夸父,咬着牙在暴风雪中穿行,又倔强又骄傲。

  

  “每年开春,我都会同我阿爸去最南边温暖的草场。我能打下跑得最快的麂子,远远地,八米开外就把它射死,捋下它的皮来做最暖和的小靴子……

  “我们北陆的小姑娘,每年

  “喏,你想学刀吗....?”






⑧行...这篇真的太零碎了,只是一个大纲....但这个设定我jio的好带感哇!有空再回来悄咪咪的填完坑叭!先占着鞭策一下寄几!

评论(6)
热度(35)

© 一曲惊弹少年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