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

一,

   “2018年5月19日,晴空万里”。

  我提起笔,在这个蓝色塑封的本子上写下第一行字。墨水随着我的手的震颤,在纸上晕染开毛毛糙糙的边。这个本子将成为我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工作笔记,负责记录我每天的工作进展。等到我写完这本本子,钢铁的长龙就会从我脚下站着的这块地方隆隆的驶过,列车上载着西欧的牛奶,中国的工艺制成品,中亚的油气与北欧的家具,奔腾向目的地。

  我随着工程团队来到了这里:吉尔吉斯斯坦,中亚的一个内陆国家。作为“一带一路战略”的新的部署,我们来这里为他们修筑铁路。

  今天我们驻扎在一片沙漠里,吉尔吉斯斯坦不缺沙漠:像这样子的,广袤的沙漠,惊心动魄的沙漠。我曾经到过很多的地方,但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到沙漠。我真的非常非常激动了。在接下来的半年里,这些狂风与沙砾,连同冷漠的钢筋混凝土将成为我最熟悉的伙伴。

  我还没有看见花呢,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见到花,沙漠中的花。临行前,我的女儿告诉我说,如果我看到了沙漠里的花朵,采一朵下来,然后压制成书签带给她。哎呀,我淘气的小家伙。她一贯是爱极了收藏这些的,收藏世界上各种的花。她总想周游世界,于是委托我以花代行。

 

二,

  她站在莽莽的沙漠上。

  在她背后,是绵延的驼队。骆驼们披挂着蓝白相间的毡毯,毡毯下缀铃铛,艳红色的络结一路晃晃荡荡。毯子上载放着数不清的货物:金银珠玉,经卷子集,甚至有谷物与种子,成捆成捆匝好,装在小牛皮袋子里——这些是她的嫁妆。

  亲眼见到了广袤的沙原,才能真正意识到它的壮美:不是画工笔下伶仃的三两条曲线,勉强给沙原勾出个轮廓,不是的,真正的沙漠还要比那壮阔千万倍,从下往上依次由浅黄到橙红到嬷嬷头上戴着的钗子的暗金到夕日欲颓时的苍红,风一来卷起千万条无声的浪涛,像宫里头铺就的奢靡的毯子——像是睡着了的海。

  她是宫墙里长大的姑娘,从小琴棋书画女红学着,什么日子里幸运地被选作了“皇帝的女儿”,顶着公主的名头与百来匹骆驼走向西去,去成为哪个少数民族酋长的妻子。千百年后史料考她,她的名字将和王昭君,和文成公主一道,被冠上标签:和亲的公主。

  和亲的公主,显而易见了:她穿着红色的刺绣繁复的婚服,乌黑的发辫上缀着金珠。这不见得是个好差事,随行的婆子看到她下了骆驼,也不出声,直愣愣盯着这边疆蛮夷的不毛之地,心头一凛怕她想寻短见了,连忙晕好毛巾递上去给她擦眼泪,一抬头——公主怎么像是要寻短见的样子啊!她的神色从来没有这样明丽生动过,褐色的瞳仁里映照着亮堂堂的明黄色的沙漠,蜜色的唇惊喜的绞着,几缕头发从兜帽里逸出,在风里打着卷儿。

   她想尖叫,她想蹦跳,她终于来到了金色的这里金色的世界,她梦里心心念念的西域。

   她的同胞姐妹的世界只有抬起头看到的朱红色的宫墙,低下头是灰白的石板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等待一个男人来临幸,就像曾经的她。可是她现在——她的世界里有了沙漠,绵延千里的沙漠浩浩汤汤的沙漠啊,黄金雕铸成的花儿一样的美丽的沙漠。

  她决意将自己的名字也镌刻在这片沙漠里。

 

三,

  不知道是我受我女儿熏陶,还是我女儿受我感染,我也一直向往着到世界去。现在的工作就给我提供了便利,我可以去很多有意义的地方,更妙的是,我可以建设这些有意义的地方。这算是我平平淡淡的一生里最值得称道的事。

  小时候我就喜欢看中央十台的探索与记录频道,忒好玩了!这种时候,你真的会发现你的眼界何其小,而这个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东西又何其多。就像世界上千千万万种花,你无法采撷,却被他们夺了心魄,要穷尽一生去追寻。如何追寻?我也想不明白。像我女儿喜欢把花压成书签收集一样,也许等待这工程落成了,我回到这里,看看呼啸而过的钢铁的巨龙,一个老人颤颤巍巍走过来,告诉我说他们过上了好日子,也许到那个时候,我会稍稍微微觉得我拥有了点什么?

  到时候,我希望我女儿也能一起过来,我将指着我修筑的轨道给她看,告诉她爸爸当年就是在这里采得送给你的花。

  “西域情结”——我不知道有没有这样子的词,倘没有,那我就自己造一个好了——西域是象征的符号,我想指代的是未知的世界。这是属于探索者,属于开拓者,属于不安分的跳脱的追随者们的情结。美国的牛仔跳上马背挥舞着鞭子西行淘金,中国大汉穿着烂棉袄推着独轮车闯关东。苏州的园林与翘起来的斗拱也美,但美的是旁人的成就,你可以啧啧赞叹,但那终究是旁人的新娘。但西域,西域是世界未知的外延,一片净土等你来开垦,一朵你可以去建设,奉献,把你的一部分灵魂化在里面,你的故事由着沙漠里悠悠的风继续传唱。

  天啊,这也太浪漫主义式的美好了!

  我们今天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我的同事们都很认真负责。有个吉尔吉斯斯坦当地的老人家来看望我们,表情很新奇。

 

四,

  西域对于她来说,像是另外一个世界才存在的花,芬芳又迷人又神秘。

  她从小就向往这里,华夏的疆域以西。父亲经商,常常带回来些新奇的玩意:剔透得好像不存在一样的琉璃的碗儿,红绳草草编就在一起的形貌粗犷的坐垫。她坐在爸爸的膝头听这些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故事,目光新奇又渴盼。后来入了宫,当她透过红墙看到疏朗的天空时,她总忍不住在想,这片天空下,还有多少人在过着一种她完全难以想象的不一样的生活。甚至是当她死了,化身一抔黄土了,她希望他能葬在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她追随有趣,或者说有意义,这是精巧的斗拱与庭院里游弋的锦鲤不能给她的,她向往唳飞的苍天的鹰。

  无疑她现在的日子让她甚是快活了。她把手伸到一条蓝白色的毛毯上,手指尖有一种粘滞的触感。毛毡后当地的一个小朋友睁大着眼睛羞怯的张望她,她忍不住笑了,揉了揉小朋友蜷曲的头发。

  她都已经打量好了:她带了四百多卷技能的书,她要教这里的人们耕作,教他们钻金探矿,让他们勤劳刚朴的双手可以创造出更多的财富。她还要跟他们学歌,要在夜深深的时候一起围在篝火旁边唱歌,唱当地牧人悠长的曲调。

  她迫不及待的翻开她随身的包裹。除了那些谷物种子们,她还特意带了些鲜花的种子。鲜花是她最爱的东西。吴侬的鲜花,太过娇羞太过阴柔了,她好奇大漠里绽放的花会是什么样子的——在金色的海里的点滴碎红,碧绿与姹紫。她已经梦见这景象无数次了,她希望它能变成现实,让她能在柔暖的日光下亲手触摸到花瓣丝绒一样的触感。

  当地的小朋友会喜欢花的——他们有没有见过这样子的花呢?

  “公主,您别刨了,有些事让我们来干就行了。”嬷嬷显得有些紧张。

  “没事。”她伸手到眼前,逆光看着她沾染了泥土的纤细的手指。细碎的土渗杂在沙砾间,被阳光轻描淡写地勾了个边。

  这里的土壤有些贫瘠,但也足够让花儿开放了。

 

  “2018年5月19日,太阳炙烤得我发麻。我今天驻扎的营地叫做哈扎克·安什杜古,意思是“世界的花”。这里的地上铺满了罂粟,像是织红着锦的明晃晃的地毯,绣满了黑红的同心圆,挤挤嚷嚷又嘈嘈杂杂。当地的向导告诉我,千百年前曾经有位和亲的的公主嫁到了这里,这些花儿没准就是她种下的。当地人都说,这里的花儿之所以这么明艳,是因为那公主她把她自己的灵魂都化到这花里面去了。所以哈扎克·安什杜古,在最古早的土话中,也被称作——‘美丽的新娘’”

 


 
评论

© 一曲惊弹少年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