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2238825618。
产些小文,摸点小鱼。
长期自嗨状态,看心情出没。

【自译】Harry Potter 5凤凰社第一章(1)

CHAPTER 1 : Dudley Demented

最为聒噪的夏日将尽,Privet Drive 廖阔的建筑仿佛笼罩在困倦懒散的氛围之中。曾闪烁着明亮车灯的轿座何时堆积了厚重的尘埃,翡翠般的绿坪也已枯萎至泛黄——大概是因为水管也因干旱而再不能使用罢。囿于平常如洗车与维护草坪的爱好难以维续,Privet Drive 的居民只能退却至屋檐庇护下的阴凉之处。窗棂空空祈待于尚不存在的微风,向热浪张开怀抱。户外唯一的人也只有那个少年,平躺于四号屋下的花圃中。

他是一个纤瘦,戴眼镜的黑发少年,有着一张弱不禁风而略带病态的面容,似是因短时间内蹿高得太快。他的牛仔裤破旧而肮脏,衬衫也宽松下垂乃至褪色,运动鞋底更是半脱落在外,有些狼狈不堪。Harry Potter如此外表自不讨邻里的喜欢——夸张的来说,在邻居们的眼中,如此不修边幅的人自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今晚他把自己藏身于一从茂盛的绣球花丛中,这样可以使他不被过路的人所发现。事实上,他唯一被发现的可能就是他的姨父Vernon抑或是姨妈Petunia从客厅的窗口下望,径直看去下方的花坛。

总的来说,Harry沾沾自喜于自己找的这个机智的藏身之所。当然啦,他躺在炎热,坚硬的土地上自不会舒服到哪里去。但是从好的方面来看,没有人注意着他,大声地磨着牙以至于他无法听到任何新闻,又或是不停的向他提着讨厌的问题。不巧这些事情总是在他试图和姨妈一家一起坐在客厅看电视时发生——这就是为什么他要跑来如此地方的原因。

  好像他的这些念头透过打开的窗户飘散入屋似的,Harry的姨父Vernon忽然开腔:

“真高兴那个男孩终于不再试图闯进来了,不过话说起来,他在哪?”

“我可不知道。”Petunia姨妈漫不经心的说。“反正不是在房子里就对了。”

Vernon姨父嘟囔着认同。

“看新闻…”他尖刻的说,“我真想知道那个男孩究竟想看到些什么。像正常的男孩子,哪会去关注新闻里说了些什么——Dudley压根不知道什么时事。我打赌他甚至连首相是谁都不知道!无论怎么说,他的‘那帮人’总该不会出现在我们的新闻中——”

“Vernon,嘘!”Petunia姨妈说,“窗户还开着!”

“哦——对——!抱歉,亲爱的。”

Dursley一家刹那寂静了。Harry听到一阵关于Fruit’n’ Bran 早餐燕麦的广告声,正此时,他看见Mrs Figg——一个脾气古怪,爱猫的老太太,住在Wisteria Walk附近——慢悠悠的走过。她一边蹙着眉头一边小声的嘀咕。Harry一阵庆幸自己藏在了灌木丛后,最近Mrs Figg每每在街上偶遇他,总是强邀他去喝茶。她绕过了街角,然后消失在了视野中。随即Vernon姨父的声音又从窗户之中传了出来:

“Dudders出去喝茶了?”

“嗯,在Polkisses家。”Petunia姨妈深情的说,“他最近交了许多朋友,他真受欢迎啊…”

Harry很勉强才控制住了自己的轻蔑。Dursley一家对于他们的儿子Dudley这方面令人震惊的愚蠢。他们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儿子关于这个暑假每天晚上和他们那一伙人中的哪个去喝茶这一愚蠢至极的谎言。Harry完完全全的清楚:Dudley从来没有去过什么地方喝什么茶,他和他的那帮人把每个夜晚肆意挥霍在破坏游乐园,在街角抽烟并且向过路的汽车和孩子们扔石子诸此事情上。当Harry晚上在Little Whinging附近游荡时,他总见此行径——他把自己的假期消磨在了街上,一路从垃圾箱中捡拾翻找有用的报纸。

七点新闻联播熟悉的播报片头曲响起,传入了Harry的耳中。他开始感到胃中一阵翻腾。也许今夜——在经过了一个月的等待之后——就是‘那一夜’。

“据报道旅游计划被搁浅的游客们挤满了机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西班牙的行李员们的集体罢工已经持续到了第二周——”

“我宁可给他们一个终身的午睡。”当新闻播报员说完最后一句话时,Vernon姨父就抱怨到。但这些都无所谓:在外面的花坛里,Harry紧张的心情似乎渐渐松弛。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自然会出现在新闻的第一项。死亡和毁灭自然要比被困住的游客们重要得多。

他缓缓吐息,凝视着湛蓝的天空。这个假日的每一天都似一如既往:紧张,期待,然后是暂时的松一口气,再然后又开始紧张…周而复始。以及贯穿始终,愈发强烈的疑问:为什么到现在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他仍然倾听,只为以防万一遗漏了任何微小的线索,却仍没有听到任何Muggles还没有弄清的怪事——也许是无法解释的消失,或是奇怪的事件…但随着行李员罢工新闻后播放的是东南地区的干旱。(“我真希望隔壁可那个人以看到这条新闻!”Vernon姨父吼叫道,“他和他的洒水器们从凌晨三点钟开始浇水,已经浇了一上午了!”)接着的是Surrey一座差点坠毁到田野里的直升机,然后是一位著名的演员和她同样著名的老公离婚。(“说的好像会有人在意他们那些破事一样。”Petunia姨妈嗅了嗅鼻子,实际她正疯狂的关注该事,翻遍了她瘦削双手能及所有的杂志)

天空仿佛为黄昏所燃烧,而显得有些刺眼了。于是Harry轻瞌上他的双眼。忽然新闻播报员说,“——最终,虎皮鹦鹉Burgy找到了一种新的方法,以在这个炎炎夏日保持清凉。住在Barnsley的Five Feathers的Burgy,已经学会了用水橇滑水!Mary Dorkins为您详细报道。”

Harry再次张开了他的双眼。如果连会滑水的虎皮鹦鹉都可以被报道,那还有什么值得听的新闻的呢?他小心的翻身出了花坛,用手肘和膝盖撑自己起来,准备从窗户下爬出。

大约就在他移动了两英寸时,一些事情猝不及防的接连发生了。

剧烈以致带有回音的碰撞声如一声枪响打破了寂静。一只猫魂飞魄散的从停泊的车底越出,惊弓之鸟般逃出了视野——尖叫,叫骂,还有瓷器破裂的声音自Dursley家客厅传出。这似乎便是Harry等待已久的契机:他霍然起身,同时从自己牛仔裤的腰带里拔出了一根细木杖,一如拔剑出鞘——但当他还未站直起身子之时,他的头便猛磕上了Dursley家尚未关拢的窗户。结果这次的碰撞声,又使得Petunia姨妈尖叫得更大声了。

Harry觉得自己的头仿佛被劈开成了两半。他眼花缭乱,步伐蹒跚,试图聚焦于街头一点,以使自己的视野重归清明。但正当他堪堪挣扎着直起身子的时候,一双泛紫的巨手从打开的窗户里伸出,正㧪住了他的喉咙。

“把——它——放——下!”Vernon姨父对着Harry的耳朵大吼,“现在!在没有人看见之前!”

“放——开——我!”Harry喘息着说。他们扭打了一小段时间,而后Harry用他的左手甩开了他姨父香肠一样肥大的手指,右手依然保持着挥动魔杖的姿势。紧接着,Harry本就疼痛的头顶忽然特别难受的抽动了一下,随即Vernon姨父大叫了一声,松开了Harry,仿佛他受到了电击。似乎有一些不可见的力量在他的侄子体内翻涌,使他难以被自己捉住。

Harry也气喘吁吁的仰面倒在了绣球花丛中。然后迅速起身,环顾四周,却还是没有找到刚刚那声巨响来源的任何迹象。但是有几张脸从附近不同的窗户好奇的探出来。于是Harry匆匆把自己的魔杖塞回了牛仔裤中,尽量装成一副无辜的样子。

“真是一个美妙的夜晚!”Vernon姨父大喊,向对面七号屋的太太挥手。她正从她的网格窗帘后盯着这儿。“你有没有听到刚刚那车回火?可把我和Petunia吓了好一大跳!”

他继续用一种很恐怖的方式咧嘴笑,直到所有好奇的邻居都乖乖的从各自的窗户后消失。这时他的笑容因愤怒而变得扭曲,他示意站在身后的Harry走过来。

Harry向前试探了几步,很小心地站在了Vernon姨父双手伸开所能及之外的地方,以免被继续㧪住喉咙。

“你这样他妈的到底是想干什么?”Vernon姨父满是怒气,低沉沙哑的说道。

“什么我想干什么?”Harry冷酷的说。他左右看了看这一条街道,仍然希望找出究竟是谁制造了这阵噪音。

“在我们屋外像在外面开了一枪一般做了一个火箭——”

“那噪音不是我制造的!”Harry坚持。

随即Petunia姨妈瘦长的马脸出现在了Vernon姨父巨大泛紫的脸后面,她看起来十分暴怒。

“你为什么要埋伏在我们的窗子底下?”

“是——是!Petunia,好问题!你为什么要埋伏在我们的窗子底下,小伙子?

“听新闻。”Harry无可奈何的说。

他的姨夫姨妈愤怒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听新闻!又来?”

“对啊,如你所见,新闻每天都在改变。”Harry说。

“不要和我耍小聪明,小伙子!”

 

评论
热度(1)

© 一曲惊弹少年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