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2238825618。
产些小文,摸点小鱼。
长期自嗨状态,看心情出没。

【墨子】公输

今天是个好日子,把自嗨的都po上来,依旧不敢打tag

课文是个好东西,我再这样下去迟早药丸。

————————————————————————

改自《墨子·公输》

注: 设定取自九州,未考据。

 

九州,乱世,战国。

 (群雄而起,欲夺之天下权柄。硝烟与风雪席卷,妇孺的哀嚎渗杂漉漉的血水,蔓延上诸侯的刀剑。四野之内路有累累枯骨,而宫殿上仍然金纱锦缦,醉酒笙歌。)

  各诸侯想的,便都是逐鹿中原。

  而作为当世霸主的楚卫,不日便吞尽周遭小国。仿若一夜之间出现,着黑袍的国师公输班请缨为楚王造之云梯鉤拒,将以攻宋。这是无可置否的战争兵器,所有人看来,宋的覆亡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而在偌大九州的一角,一个年轻人摩挲着指间的鹰徽,沉默的望向天空。

 

  楚卫国都,清江里。(/楚国国都,郢)

  这是一座老城。青砖层层叠叠的堆砌而上,檐角悬挂着悠悠的风铃,风一吹就荡漾开绵长的余韵。这也是一座繁华的城,沿清江河一路都是络绎不绝的商贩。泛舟在绿的见底的清江上,时不时听闻一声吆喝。虽还是比不过南淮的纸醉金迷,但也是难得一片富庶的土地了。

  墨翟一个人走在街上,恍然眼前又是路途所见的荒烟与枯骨。一路而来宋国衣衫褴褛的百姓死死拽住他的大袖,祈祷他救自己于楚卫的铁蹄之下。

  这就是乱世了。

 

  他深记着此行的目的的。到了王宫,递上名剌,署上闻名九州的墨夫子的名。不多时,就有衣着奢靡的小童领他进门。

 绕过九曲八折的回廊,推开层层极尽奢靡的门帘,是幽深而华贵的居所。仆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悄悄退散了,只剩下墨翟一个人背身立着。墙角的博山炉还缭缭散着青烟,烟雾迷了室内的陈设。

  “夫子何命焉为?”清朗而非苍老的声音响起,和他构思的不太一样。他没有料到那个人如此年轻。

  拢了拢袖子,他答:“北方有侮臣者,愿借子杀之。”

  这套演说在他心里构思,推敲了无数遍。系之的是一个国家上下的性命安危。他断断不能有任何疏漏。

  “哦?”那人再问,隐隐有戏谑的神色。

  烟雾渐渐散了。

  他看到一个黑袍的年轻人斜靠在木几上,随手刨着件精细的小玩意儿。眉目是精致的,不过低垂眉眼,眼睑笼罩上一层阴影,是看也不看他一眼。他因而无从揣摩对方的态度,不过也隐隐察觉什么:

  轻慢,不屑,神对无知蝼蚁的嘲讽。

  “请献十金。”这是试探。

  “吾义固不杀人。”这是虚伪的回击。

  公输班是辰月教徒,他知道。

  他也想必猜出了自己的来历:和平,天驱。

  辰月自然从不认为自己杀的是什么人,灭的是什么国。在那些疯子眼里,只有战争和动荡才是世界的本源,才是神的旨意。为此,不会在意多大的流血和牺牲。

  ——同样,和这种疯子理论,似乎是没有意义的。

  他定了定神,酝酿接下来的说辞。他知道这番演说足以颠覆对方的态度。也许是暴风骤雨的逼近,足以粉碎现在压抑下的平静局面。

  他攥了攥拇指上的扳指,镍铁冰冷而熟悉的温度给了他极大的勇气与自信。

  “请说之。”

  “吾从北方闻子为梯,将以攻宋。宋何罪之有?”

  气氛陡然凝固。

”楚卫有余于地而不足于民,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不可谓智。宋无罪而攻之,不可谓仁。知而不争,不可谓忠。争而不得,不可谓强。义不杀少而杀众,不可谓知类——“

 

“天驱?”黑袍男子果然弹了弹膝上堆积的木刨花,抬眼。

  “是。”也是毫无惧色的抬眼。

  有那么几个瞬间墨翟以为他将暴起,用极尽诡谲的种种手法将他杀死。辰月教徒的可怖是众所周知的,他们高举黑幡,自命神的子民,崇尚战争与死亡。更不提他还是一位天驱,一位追求和平,为之奔走的天驱武士。

  而其实什么事也不曾发生,他总算看清了他的眼睛:深邃,古朴而沧桑。仿佛把天地间的墨色都吸进去了,荡悠悠沉淀不到底。不符合对外的一切传言,不是嗜血的暴君,而是仁慈的,智慧的,乃至不符合实际年龄的……长者。

  良久,还是打破了沉默。墨翟鼓起勇气,问之:“然胡不已乎?”

  对面的人笑了笑。

  “你还没有明白吗,战争是必然的。即使我们楚卫不去攻打宋国,也自会有下唐,淳国,离国虎视眈眈。这是一个乱世啊,你知道的。你不去主动争夺天下的权柄。必然会被天下埋葬。这难道不是世界的真正面目?动荡,杀戮……神创造这个世界,本就是为了让我们互相征战!“

  墨翟不语,手心里净是湿润的汗水。

  这番言论实在惊世骇俗,却又真实的可怕。难免辰月教徒有如此蛊惑人心的力量。疯子,这些都是疯子的言论!

  他没有做出回答。

  “再说。“公输班笑了笑,”我愿意停止又有什么用呢。主导这场战争的是楚卫国主,从这场战争中得利的也将是他。你有如此热忱,倒不如找他去理论。“

  “那么请引荐我于楚王!“

  他未料过辰月的深奥教义,辰月也不会理解天驱的信仰!勇气和信念为他们的脊柱,北辰的光芒洒在他们彼此的双肩!天驱已然式微,不如辰月的权倾朝野,也并无辰月那般使天地色变的力量。可仍会有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握紧鹰徽的戒指,为家国和平而征战。

  天驱是不死的,不放弃的。若他身死于此,也还有无数天驱的弟子前仆后继,用生命阻止这等无谓的战争。

  双目对视,都是黑沉沉的目光。信念的目光。

  “好。”轻松的答应了。

  略松了口气,他知道后面还有更艰巨的战斗。无妨,他闭上眼睛,再次摩挲指间鹰徽内圈细小的铭文,在心中默念这五个字,好像什么虔诚的仪式。

他会成功,和平会成功,因为——

铁甲依然在!

评论(1)
热度(8)

© 一曲惊弹少年游 | Powered by LOFTER